蘇軾徐州詩詞精神與城市建設

        2019-02-12 09:06:03 來源:現代語文網

        蘇軾作為中國古代文人豪放派的代表,無論身處順境還是逆境,他對人生始終抱有樂觀、包容、豁達的態度。在徐州任職期間,他留下的不僅是令后人稱嘆的政績,還創作了150余首詩詞作品。我們可以通過對蘇軾徐州詩詞的鑒賞、研究,進一步探尋他詩詞中所蘊含的生態美學思想,及其在徐州城市建設中的意義。

        蘇軾徐州詩詞精神與城市建設

        關鍵詞:蘇軾詩詞 徐州 生態美學 城市建設

        蘇軾是我國古代重要詩人,在他的詩詞中,人們看到的是他對自然的熱愛。蘇軾喜歡表現自身對于自然、人性、社會進行深刻感悟的精微情思,這其中也蘊含著蘇軾獨特的人生態度和豐富的生命體驗。詩詞中所體現的對自然的依存和人與自然的生命關聯性同樣貫穿于蘇軾任職徐州時期。通過對蘇軾徐州詩詞的深入研究,其美學思想愈發顯現:“詩要有為而作”的現實主義精神,崇尚“天工與清新”的法貴天真思想,“寓意于物”的人與自然詩意的和諧等。

        一.蘇軾徐州詩詞創作

        “詩要有為而作”的現實主義精神是蘇軾創作詩歌的重要原則,這與他仕途坎坷、個人經歷的不順有很大關系。蘇軾一生仕途坎坷,屢遭貶謫,未能充分施展他的政治才干。他44歲時遭遇“烏臺詩案”,險遭不測。晚年更被一貶再貶,直到荒遠的海南……這些坎坷的現實經歷與政治上的不得志并沒有打垮他,反而在不斷奔波的途中,他看見了地方百姓的真實生活;在不斷宦游的途中,他看到了沿途的山山水水,這些都為他的詩歌創作提供了大量的現實素材。

        蘇軾的詩歌并非無病呻吟,而是取材于現實,有感而發,有為而作。同時,蘇軾受儒家與道家的雙重影響,在積極入世的同時仍然保持著超然物外的人生態度。在郁郁不得志之時,蘇軾仍然盡自己所能造福當地百姓,在固窮的堅持與毅力中又有一份淡然處之的灑脫。所以,蘇軾的現實主義創作不同于杜甫的現實主義創作:杜甫的現實主義內容多描寫仕途坎坷的無奈與悲涼,民間疾苦的痛心與吶喊,其創作風格是批判性的揭露。而蘇軾的現實主義內容更傾向于描寫自然山水、人民生活與內心情感。即使是表達消極情緒,蘇軾在詩作中向讀者傳達的也是一種超然物外的灑脫與豁達。

        可以說,蘇軾的現實主義有些許浪漫主義的影子。這“些許浪漫的影子”是蘇軾熱愛自然,鐘情于山水的真實寫照。他崇尚“天工清新”,不僅是因為他從小受其故鄉——蜀中秀麗風光與自然環境的影響,還深受老莊“道法自然、法貴天真”思想的熏陶。蘇軾在《書鄢陵王主簿所畫折枝二首·其一》中有云:“詩畫本一律,天工與清新”!疤臁睘樽匀,“天工”即事物本出于自然,無須雕飾。所以蘇軾倡導保持事物原始自然之貌,給人以“清新”之感。雖然“詩”與“畫”是兩種不同的審美形式,但是它們被創作的終極目的同一,都是以“天工”之形式向世人傳達“清新”之感?梢,蘇軾提倡詩歌創作形式的簡潔自然,并把“清新”作為詩歌最高的審美準則。

        值得注意的是,“清新”之意并非止于字面上的詩歌意境之清新。前面有說蘇軾提倡“詩要有為而作”,所以詩歌創作包括對詩人內心世界進行最真實的反映,即詩人情感的表達。因此詩歌表現形式的簡潔自然也就必然要求詩人情感表達的率真與純粹。這種率真純粹的外放是詩歌情感層次上的“清新”,它同樣是“清新”在整體審美意義上的一部分。蘇軾詩詞的自然清新也必然是他對自然山水的純粹熱愛與向往的真實寫照。這種真實情感的外放與清新自然的意境也成就了蘇軾豪放與婉約的雙重審美風格。

        既有寫實,又有抒情,那蘇軾是如何將寫實與抒情聯系起來的呢?蘇軾在《寶繪堂記》中給出了明確答案。他提出了“寓意于物”的觀物方式:“君子可以寓意于物,而不可以留意于物。寓意于物,雖微物足以為樂,雖尤物不足以為病。留意于物,雖微物足以為病,雖尤物不足以為樂!本涌梢詫⒆陨砬樗技耐杏谖,此時的審美主體仍然是君子的情思,但他不能過分關心、留意這些身外之物,否則審美主體就由情思轉向了情思的載體——身外之物。蘇軾這種“寓意于物”思想既是一種觀物方式,也代表著他的審美態度,這是在他與自然不斷無形交流中形成的。蘇軾從小便熱愛自然,鐘情山水,在蘇軾心中,自然萬物皆有靈,所以他早就把自然山水幻化為自己的摯友。清風綠水凈化他的心靈,叢林山月消解他的愁悶,蘇軾便以詩詞為語,回應自然。在這種不斷的無形交流中,他通過外在自然來關照自己的內心世界;在自身生命價值與自然相交融的過程中,實現了身心與自然世界的詩意共存,從而形成了“寓意于物”的觀物方式。

        因為蘇軾以自然山水為摯友,所以“寓意于物”的觀物方式是一種順應為之,淡然處之的審美心態,強調的是人類與自然詩意的共存,并非現在人類為一己之私而對自然無限索取與掠奪。所以從某種程度上來說,這“寓意于物”的觀物方式與他崇尚的“天工清新”的審美準則實質上是相通的。蘇軾提到的另一種觀物方式——“留意于物”,則是通過對外物的占有與征服來滿足私欲,這種觀物方式是對當下社會人類與自然關系最真實的寫照。然而“人之所欲無窮,而物之可以足吾欲者有盡”,長久“留意于物”的后果便是人們在過分留意身外之物及不斷索取過程中的自我迷失。這也恰好影射了在當下工業社會中以自然環境為代價發展經濟而引發的一系列生態問題?梢姟霸⒁庥谖铩彼枷氲奶岢鼍哂谐綍r空的歷史穿透力,它不僅對徐州城市建設中的生態環境規劃具有重要的指導作用,而且對當代生態美學的研究有著重要的啟示意義。

        二.蘇軾徐州詩詞精神對城市建設的意義

        蘇軾在徐州任職雖不足兩年,但他勤政愛民,四處郊游、唱和,寫詩為文。無論是硬件景觀建設,還是軟件文化內涵賦予,蘇軾都為徐州作出了巨大的貢獻。而我們現在要做的便是探尋蘇軾徐州詩詞中的生態美學思想,發揮它們在徐州城市建設和徐州文明城市創建中的積極作用與指導意義。

        蘇軾詩歌現實主義創作與他的勤政愛民,精于實干是分不開的。蘇軾在徐州寫過的不少關注民生與農事的作品都是他目睹身歷的。他與民同憂,如蘇軾在聽到父老鄉親介紹城東石潭因與泅水相通,所以舊有以龍頭求雨的習慣時,蘇軾撰寫成《起伏龍行》這首祈雨詩,體現了他憂旱盼雨的心情。而后不久恰巧天降大雨,蘇軾又親自到城東石潭謝雨,并在沿途視察風土民情,寫了一組《浣溪沙》謝雨詞,這是中國詞史上最早出現的農村組詞。蘇軾用詞體系統地真切地描寫了農民生活的圖景,這是十分可貴可敬的。

        蘇軾的這種實踐性的現實主義創作精神體現在徐州城市建設中應是體察民情,立足于徐州民俗民情的實際情況進行城市規劃建設,而非脫離實際的空建、盲建。徐州城市建設的有關部門應該下察各區的具體建設情況,在充分了解各區已建情況之后,再結合各區特色制定相應的城建計劃。這樣也有利于打造具有徐州特色的城市文化品牌,更有利于徐州文明城市的創建。

        蘇軾崇尚“天工清新”、“法貴天真”的思想以及“寓意于物”的觀物方式都是強調人與自然的和諧統一、詩意共存,這便更強調徐州的生態綠化建設。徐州本是一座以煤礦為主的能源城市,隨著煤礦的不斷開采與減少,徐州地面受到煤礦開采的嚴重破壞,當地百姓的經濟來源與政府的稅收來源也非常單一。而近年來徐州正在大力開發本地的旅游資源,大力發展第三產業,致力于轉型為旅游型城市。明確的城市建設規劃便是城市發展轉型的最基本的指導方針,對于一個旅游城市來說,特色的城市文化與生態綠化建設更是城市建設中的重中之重。而蘇軾所承載的徐州的歷史文化便是其中一個可宣傳點。生態綠化建設則要在徐州原有生態基礎上加以規劃、重建、修整,讓徐州人以追求外在自然舒適來修身養性,達到人人護環境、生態養人人的詩意共存、互惠互利狀態。而這也正好契合徐州創建文明城市須堅持的準則:以人為本,以自然為根。這種以自然美關照內心從而達到人與自然詩意共存的狀態,正是生態美學所要解決的終極問題。所以我們必須以現代生態美學的視角,對蘇軾的諸多詩詞加以觀照,以重現作品中被時間遮蔽的生態美學思想的光輝,使其發揮在人與外部世界相處中的指導作用。

        熱點圖文

        彩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