淺析《紅樓夢》賈母年紀謬誤的原因

        2019-02-10 04:43:46 來源:現代語文網

        在《紅樓夢》七十一回中,明確提到了賈母的年紀為“八旬之慶”,從《紅樓夢》三十九回和四十七回的兩次間接提及賈母年紀的描寫中及清代婚俗制度等方面進行考證,“八旬之慶”實有明顯的“謬誤”,應為“七旬之慶”,才符合歷史生活原貌。

        關鍵詞: 《紅樓夢》 賈母 年紀謬誤

        《紅樓夢》中,賈母是一個極為重要的人物。從曹雪芹濃墨重彩的描繪中,寄托了他對這一角色的敬重之情。筆者2011年2月發表在桂林師范高等?茖W校校報上的《〈紅樓夢〉賈母年紀考》一文從《紅樓夢》三十九回和四十七回的兩次間接提及賈母年齡描寫及清代婚俗制度等方面進行考證,《紅樓夢》七十一回中明確提及的賈母年紀“八旬之慶”實有明顯的“謬誤”,應為“七旬之慶”,才符合歷史生活原貌。

        淺析《紅樓夢》賈母年紀謬誤的原因

        為了更清晰地了解賈母年紀及作者出現明顯謬誤的原因,在此簡單地梳理《紅樓夢》前八十回的紀年。

        周汝昌先生認為《紅樓夢》前八十回共描寫了十五年間的事,又特別詳于十三、十四、十五年①。拙見和周先生基本一致,但在對第八年的界定上有所不同,周先生認為紅樓八年為《紅樓夢》第五回至第六回,拙見認為應從第二回中賈雨村偶遇冷子興為始,至第九回,寶玉秦鐘入學為結束。

        第十八回至第五十三回,寫十三年之事,從元妃省親為始到除夕夜賈母帶領寧榮二府家人大祭宗祠為結。在第三十九回和第四十七回中間接地提起了賈母的年紀!都t樓夢》第三十九回中,即紅樓十三年的八月二十二日左右,劉姥姥帶上新鮮瓜果蔬菜等到榮府請安,拜見賈母時寫道:

        賈母道:“老親家,你今年多大年紀了?”劉姥姥忙起身答道:“我今年七十五了!辟Z母向眾人道:“這么大年紀了,還這么硬朗,比我大好幾歲呢,我要到這么大年紀,還不知怎么動不得了……”

        《紅樓夢》四十七回中,即紅樓十三年的九月初。第二次間接描寫了賈母的年紀,在賈母提及九月初二鳳姐生辰之日,賈璉和鮑二家的偷情一事時,談道:

        “我進了這門子,做重孫媳婦起,到如今,我也有了重孫媳婦了。連頭帶尾五十四年……”

        從上兩段文字的描寫及清代婚俗制度等方面考證,可以看出,賈母在紅樓十三年時,應是七十歲左右。(詳見《〈紅樓夢〉賈母年紀考》一文)

        第五十三回到第七十回,寫十四年之事,從賈母設宴同族中兒女共度元宵為始,至賈璉安葬尤二姐為結。

        第七十回到第八十回為十五年之事,以湘云叫眾人去看黛玉所作的《桃花行》為始,到大約臘月里迎春無奈而去為結。(因八十回后文字失佚,具體事件無考)在第七十一回中提到了賈母的“八旬之慶”!丁醇t樓夢〉賈母年紀考》一文中已經論證了“八旬之慶”有明顯謬誤,應為“七旬之慶”才符合歷史生活原貌。

        正如劉大杰先生所說:“曹雪芹的《紅樓夢》,不單是十八世紀中國偉大的文學杰作,它同《詩經》、‘屈賦、《史記》、‘李‘杜詩歌、‘關‘王雜劇和《水滸傳》、《儒林外史》這些優秀作品,在中國三千多年的古典文學歷史上,形成連綿不斷的文學高峰;由于它們在藝術上優秀的成就,高度表現了我們民族的創造精神和風格,成為民族文學中的珍寶、光輝的遺產!都t樓夢》在文學史上的價值不僅是中國的,而且是世界的!雹凇都t樓夢》一書精密嚴謹的藝術結構、翔實連貫的紀年順序是眾所周知的,前八十回中字字珠璣、處處精妙。作者怎么會在書中相隔僅三十來回、紀年僅在短短兩年之間,把重要人物賈母的年紀弄出一個明顯的“謬誤”呢?我認為主要原因如下:

        (一)作者為達到將真事隱去的目的和藝術構思等的需求,需要增大賈母的年紀。

        《紅樓夢》一書帶有較強的自傳性,書中描寫的人和事大都以實際生活的人和事為基礎,賈家之事在很大程度上有曹家之事的影射。但《紅樓夢》作為一部文學巨著,不可能只是歷史的簡單再現,它必定加入了作者大量的藝術加工和創造,因此,在《紅樓夢》中,以賈赦為首的這一輩年齡大多比原型的年齡有明顯增大。

        如賈政的原型曹頫。在康熙五十四年三月初七,曹頫上奏的折子中說道:“竊念奴才包衣下賤,黃口無知……”③;康熙五十七年六月初二,康熙在曹頫請安折后的批語:“朕安,爾雖無知小孩……”④

        具此推斷,在雍正六年,曹頫的年紀不過二十歲左右。那么,即使曹雪芹生于雍正二年(周汝昌觀點。更多學者傾向于出生于康熙五十四年),曹頫也絕不可能有一個年長曹雪芹十幾歲的兒子和女兒。曹頫原來是兄弟四個,在《紅樓夢》中,賈政兄弟只有兩個,那么曹頫的其他兩個兄弟到哪里去了呢?我認為,作者為了結構更加嚴謹等原因,很有可能將其他兩個兄弟略去,將其子女中和曹家命運有關系的移到曹頫即賈政的名下。這樣書中就不得不增加賈政的年紀。在第七十一回中,賈政回京復命時有這樣的描寫:“因年景漸老,事重自哀!

        可以看出在賈母大慶之日,賈政的年齡也約五十多了,遠遠大于曹頫當時的年齡。賈政頭上還有一個老態龍鐘的賈赦。如不更改賈母的年紀,母子之間的年紀矛盾太大。

        (二)林如海和賈赦年齡的安排,使得作者必須增大賈母的年齡。

        在《紅樓夢》的第二回即紅樓七年中,提到了林如海說:“今如海年已五十……只嫡妻賈氏生得一女,乳名黛玉,年方五歲……”

        那么,到紅樓十五年,林如海已經是五十八歲,賈敏為賈母最小的女兒,頭上還有兩個哥哥。

        第二回中,冷子興演說榮國府時說道:“老姐妹三個,這是極小的……”第三回中,賈母初見黛玉時說:“我這些女孩兒,所疼的唯獨你母親……”

        賈敏似乎還有姐姐,如果此時賈母只有七十歲,那么賈母最小的女婿只比她小十二歲,很不合乎情理。且賈敏是當時如日中天的賈府千金,不大可能是林如海的填房,故林如海和賈敏的年齡相差不會太大。

        另外,就是賈赦的年紀,雖然在前八十回中,沒有明確寫過賈赦的年紀,但在第四十六回即紅樓十三年的九月初旬,邢夫人找鳳姐商量為賈赦討鴛鴦做小老婆一事,二人的談話中間接提到賈赦的年紀。鳳姐說:“……老爺如今上了年紀,做什么左一個右一個的放在屋里?……老爺如今上了年紀,行事不免有點兒背晦”邢夫人冷笑道:“大家子三房四妾的也多……這么胡子蒼白了,又做了官的一個大兒子……”(見程乙本)

        從這些敘述中可以看出,當時賈赦的年紀應該在六十左右,此時的賈母才六十八歲,母子二人只相差八歲左右,這是絕對矛盾的事情。

        《紅樓夢》中,賈寶玉無疑是賈母的心肝命根,賈母也無疑是賈寶玉最尊敬最親密的人。從文中可以看出賈寶玉從小是跟著賈母長大的。真實生活中的曹雪芹,有學者認為極可能就是出生于康熙五十四年的李氏獨子曹顒的遺腹子,如王利器先生從《詩經·小雅·谷風·信南山》⑤中考證出“霑”和“天佑”的聯系,較有說服力。拙見也傾向于此,但王先生認為曹雪芹先叫天佑,家遭變故后改名為“霑”。我認為“天佑”乃曹霑的乳名。從康熙誤把曹爾玉當著曹璽后,賈家男丁均為單名,且輩分分明,如曹寅、曹宣、曹宜;曹颙、曹頫、曹順等,在康熙浩蕩皇恩的格外庇護下,曹寅一族中的兩代遺孀才得以保全家產,在此時出身的曹天佑也不會例外,其學名肯定是一單字!疤煊印焙苊黠@和曹颙又叫“連生”一樣均為乳名。這在《紅樓夢》中也有明顯的暗示,賈家男丁從賈代善輩后也均為單名,對于賈寶玉,書中多次明顯指出是乳名,最重要的一則如下:

        麝月忙道:“嫂子,你只管帶了人出去……便是叫名字,從小兒到如今,都是老太太吩咐過了的,你們也知道,恐怕難養活,巴巴的寫了他的小名兒各處貼著叫萬人叫去,為的是好養活,連挑水挑糞花子都叫得,何況我們……”(見《程乙本》五十二回)

        “寶玉”和“天佑”均為乳名,均是為祈求上蒼保佑,讓其能長命百歲而取。

        那么,李氏對曹雪芹的疼愛程度、祖孫二人的親密程度可想而知,曹雪芹絕對不可能記錯最敬最親的祖母的年紀。賈母口中兩次間接提及自己年紀的話語,很可能是真實生活的直接再現,并沒有考慮到是否和他人的年紀相矛盾。到了七十一回描寫賈母壽辰中,就必須提及賈母的具體年齡,如寫作七十歲,這就和林如海、賈赦的年紀產生明顯的矛盾,又不愿改動前文,故將賈母的七旬之壽改為了八旬之壽。

        從上文的論證中可得出一個肯定的結論:在《紅樓夢》前八十回中賈母只有七十歲,“八旬之慶”是作者對“七旬之慶”的有意的改動。雖然對賈母年紀的考證,看似一個非常細小的問題,但拙見并不這樣認為,或許賈母極可能是《紅樓夢》中最接近生活原型的人之一。尤其是她的年紀,極有可能就是真實生活的再現。如果從賈母的年紀入手,對《紅樓夢中》中描寫的具體時間和曹雪芹的出生年份很可能就會有所幫助。

        熱點圖文

        彩73